雷军:天使投资人不是上帝只是配角
2012年05月07日 网易财经
导读:雷军说,但是他并非三头六臂,不可能同时做好几件事,通过做天使投资,选贤任能,将想法一点点地付诸于实际,并看到业务的稳步发展,总能给自己带来无尽的满足感。

    
 

    “你们在文章中一定要强调,千万不要小看天使投资人的作用,也不要放大,我们不是上帝,创业者才是主角,我们只是配角。”雷军在接受《创业邦》采访的时候,不止一次强调这个观点。细数国内知名天使投资人,雷军是极少数身兼创业者和天使的双重身份,创业者雷军不喜欢身处神坛,不愿意被称作创业导师,“都是朋友之间帮忙,把我当成一个热心的大婶好了。”雷军说。


    雷军在2008年10月24日名为《我的第一篇博客:天使投资只是我的业余爱好》中这样解释自己做天使投资的原因:一是我喜欢,二是想报恩。“我总是为自己和他人的好主意而欢欣鼓舞,如果这些主意闲置,会令我痛苦不堪。”


    雷军说,但是他并非三头六臂,不可能同时做好几件事,通过做天使投资,选贤任能,将想法一点点地付诸于实际,并看到业务的稳步发展,总能给自己带来无尽的满足感。正是柳传志那救金山于水火的450万美元,才让金山走上了腾飞之路。曾被救于危难,才更了解救人者的伟大,“做天使投资,帮助创业公司实现梦想,是我回报所有帮过我的人的最好方式。”雷军说。“但是要明确一点,天使投资并不是做慈善。”


    天使投资本质就是“赌博”


    “试问我对你知之甚少,为什么要投给你钱?”雷军做天使只投熟人或者熟人介绍的人,早期的几个项目,如拉卡拉(孙陶然)、凡客(陈年)、UCWEB(俞永福)、乐淘(毕胜),这些人都是雷军相识多年的朋友。“在各项法规不完备的基础上,降低风险完全建立在信任之上。”雷军说,相比其他几位天使大佬,雷军投资相对谨慎,薛蛮子开放微博私信功能,创业者可以直接自荐项目,雷军甚至很少参加任何项目的展示活动。


    但是雷军不担心会和好项目失之交臂。“我在中关村干了二十几年,金山又是国内最早的互联网公司之一,就算创业者不认识我,也可能认识我的朋友。”雷军说,现在每天上门找他投资的创业者都应付不过来。在整个资本链条中,天使投资人所承担的风险最高,对应的是高投资回报,雷军把自己做天使投资的心态比喻成买六合彩,“赔了我就支持了创新,赚了我就中了六合彩。”


    除了不是熟人不投,不熟不投的另一个角度是不熟悉的方向不投,“如果我看不懂的事,绝对不干。”雷军目前主要投三个领域:电子商务,如凡客、乐淘、拉卡拉;移动互联网,如乐讯、UCWEB;社交,如多玩。


    在选择投资项目时,雷军通常考虑四个必备条件:大方向很好、小方向被验证、团队出色、投资回报率高。“我投资的关键判断主要在于具体方向和团队,在大方向上我看好移动互联网和电子商务,在我看来,团队和方向相辅相成,如果创业者能力不足,再好的方向也无法把握,如果方向不对,创业者有再出色的能力也难成大器。”雷军说。


    “天使投资的本质就是拿输光了都不在乎的钱去赌一个伟大的梦想和未来。”雷军说,除了熟人之外,另一个降低风险的方法就是投很少的钱,这也是雷军通过几次投资之后,自己总结的经验。初期的几个项目,雷军投资额度较大,如拉卡拉投了400多万,多玩投了800多万,以UCWEB为节点,雷军对每个项目的投资额都基本固定在200万左右。“刚开始投得多,搞得创业者和我压力都挺大,经过修正,我觉得投一两百万,占15%~20%挺好,创业者也放松,大家都比较舒服。”


    和毕胜不得不说的故事


    “我投资只看人,信任是最重要的。”雷军早期投的几个人不仅是他的朋友,而且都有着成功的过去,有资源、不差钱、有能力,这些人可能空有一腔激情,但无处释放,雷军把他们称之为“二手玫瑰”。“他就像一根针,啪的一下把人从混沌的状态中扎醒,让你创业。”乐淘网CEO毕胜对《创业邦》说。


    毕胜是百度的前销售总监,作为元老跟着李彦宏从创业到百度上市,在本该最志得意满的时候,却因父母病重,需要尽孝,而不得不从百度离开。雷军在投完凡客之后,也劝毕胜做电子商务。“我那时候拒绝了,因为我还没想好,我父亲去世之后,我主动找到了雷军说要创业。”毕胜觉得自己积累了那么多年的经验不能废掉,另外他希望借助创业从双亲去世的阴霾中走出来。


    雷军帮毕胜分析,首先电子商务是未来的方向,其次电子商务最终拼的还是互联网的能力,技术能力、平台能力,以及资源整合能力,还有精细化的管理能力。“大哥(雷军)说我具备了别人很难具备的最核心的互联网能力,然后我又足够敬业、足够的拼,一定可以成功。”毕胜说。


    凡客CEO陈年是雷军在卓越时期的老将,有着丰富的电商经验,做搜索出身的毕胜对电商则知之甚少,自然心里打鼓。“雷军对我说,你下功夫做两年就能及格。”就这样,门外汉毕胜走上了电子商务之路,接下来卖什么成了摆在眼前最直接的问题,毕胜喜欢喝红酒,从自己的兴趣出发,打算卖红酒,雷军则从运输等角度帮他分析会面临的挑战,于是红酒就没做。


    雷军建议毕胜卖玩具,因为卓越当年的玩具频道做的还不错,于是第一次,毕胜卖起了玩具。“我问大哥需要多少钱,他说200万美元够了,我说自己投,他说我也要投。”毕胜回忆,但是雷军觉得仅仅个人投不行,一定还要拉机构的钱,这样下一轮融资才有保障,在雷军的牵线下,毕胜找到了联创策源。“最后变成了我自己出一部分钱,然后策源领投,雷军跟投的资本结构,真的非常快,当时连公司名字都没来得及想。”毕胜说。


    乐淘网卖了1年的玩具,在第8个月的时候,毕胜觉得这个方向做不下去了。首先,真正上网的人都是家长,而买玩具的决策者是孩子,但是孩子并没有支付能力。其次,中国盗版玩具太多,正版玩具卖不动。“我没和雷军商量,就改卖鞋了。”


    “我怕他骂我。”毕胜如此解释自作主张的原因,“雷军是我们的老大哥,他即便不投资,他的意见也是很有分量的,他现在投了资,是我的董事,还是我的偶像,我怕他骂我不专注,我怕我会动摇。”事实是,雷军在得知乐淘卖鞋以后,并没有骂毕胜,而是让他坚持下去。


    “毕胜要干嘛都是他自己决定的,玩具他卖不起来,他要卖鞋,那就卖鞋。”雷军说。


    “大哥说我要考虑如何盈利,但是经过我的分析,我觉得卖鞋也不赚钱。”毕胜说,于是在去年年底,毕胜找到雷军,说自己还要再改变方向。


    “我说我看到了它的危险,这种危险是我和我的团队不能承受的,那我就放弃。”毕胜这次心意已决。最后,雷军还是尊重了毕胜的意见。


    毕胜说,“企业如果不盈利就是犯罪”,这是雷军的一句口头禅,如果企业找不到盈利之路,一味的烧投资人的钱,是对不起投资人。“投资人的钱不是用来烧的,是用来回报的。”毕胜和雷军的分析从根本上是雷军希望乐淘走规模化盈利的道路,这条路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但是更惊险,而毕胜希望做一个可以先盈利的生意。


    “乐淘下一次的方向,经过我的详细测算,我觉得应该可以达到短期盈利,其实我们这次转型已经准备了半年,预计今年5月,公众就可以看到了。”毕胜在去年11月发表的电商悲观言论,曾经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为此乐淘的发展也备受关注。“我常跟雷军开玩笑,说你害我啊,怎么给我带到电商这条道上了,但其实电商本身并没有错,雷军看的大方向也没错,只是电商的大环境存在泡沫。”毕胜说。即便在去年11月的事件过后,乐淘还是融到了钱,因为有雷军出面做担保。


    毕胜在做新一轮融资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外国投资方,看到雷军的投资金额少,却占着一个董事的名额,希望把他替掉。“我得知以后,马上给他打电话说,我把你替掉,都不能把他替掉,就算你拿一亿美金我也会选择把你替掉。”毕胜说。有一次,毕胜到雷军的办公室,发现有一屋子的小鸟鞋(乐淘和愤怒的小鸟合作推出),还有凡客的衬衫,雷军已经买了不下100双的小鸟鞋送人。雷军总是偷偷地在乐淘上买鞋,来检验乐淘的服务水平,“雷军曾经跟我反映,他买同一双鞋,问不同的客服,回答都是不一样的,这就说明我们的系统里没有流转单转接,于是我们马上开发这个系统。”毕胜说。


    “做天使投资必须放弃控制,除了放弃股权的控制,还要放弃心态上的控制。”雷军说,早期雷军投资的项目会参与团队运作,因为他投的都是自己的朋友,比如毕胜,乐淘是他的第一次独自创业,并且对电商不太了解,事无巨细,雷军都会很关心。“网站刚开始第一年,他甚至教我什么样的图片,怎么拍摄会更迎合用户,还经常凌晨两、三点钟给我打电话,跟我说网站有一些什么样的问题,怎么选品。”毕胜说。


    “他们刚刚创业,什么都没有,天天找你帮忙,让你出点子,这是我能提供的价值,毕竟我创业干了这么多年,遇到的事情多,经验也多,可以带去的价值多。”雷军说。


更多
[ 责任编辑:贾新杰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