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满新藏路(五)
2013年08月19日 中国高速网 袁永年
导读:阿里地区是一个神奇而又令人向往的地方。那里不仅有冰峰雪岭、高原牧场和点缀在那冰峰雪岭间蓝宝石般的高山湖泊及蜿蜒在牧场上玉带样的小溪河流,更有趣的是在那淡水湖和小溪河流中生长着高原特有的鱼类,而且资源十分丰富,在那里捕鱼也有趣极了。
情满新藏路
——高原渔趣
 
  (中国高速网 袁永年)阿里地区是一个神奇而又令人向往的地方。那里不仅有冰峰雪岭、高原牧场和点缀在那冰峰雪岭间蓝宝石般的高山湖泊及蜿蜒在牧场上玉带样的小溪河流,更有趣的是在那淡水湖和小溪河流中生长着高原特有的鱼类,而且资源十分丰富,在那里捕鱼也有趣极了。

  在我学徒时,我的师傅是湖北人,师傅喜欢捕鱼,回老家探亲时还专门带来了粘网和抄网。在山下时,逢到休息日或是节假日,师傅就叫上我,有时也叫上小刘和他一起到农村的河沟、水塘捕鱼。到山上出差时,师傅更是忘不了捕鱼。在师傅的影响和熏陶下,我也渐渐成了一个渔迷。

  冰河掏鱼

  记得是在1972年4月初,车队领导安排师傅和我随车队上阿里。前一年第一次和师傅上阿里时,严重的高山反应给师傅身体带来的损害我一直忘不了,原想着师傅不会再上山了,没想到师傅还要上,在师傅通知我时,我就说了,师傅保重身体要紧,让我们年轻人上吧。师傅说可以是可以,但还是有些不放心,队领导原来也是不同意他上山的,师傅说这次上的车多,自己还是上吧,有活了让徒弟多干些,自己注意就是了,队领导这才同意了。听师傅这样说,我又一次为师傅的敬业精神所感动。

  这次上山比较顺利。一路上师傅的身体也可以,高山反应好像也不是多严重,遇到修车什么的,我就让驾驶员帮忙,尽量让师傅休息,第四天我们就到了狮泉河。卸货,检查车况,加上休息休息,我们在狮泉河待了两天。第三天一大早,我们就出发往山下返。车到日土县时,师傅说抓几条鱼回去,我不禁愕然,4月初的藏北高原依然是冰天雪地,水瘦山寒,这时讲抓鱼岂非天方夜谭。心里嘀咕又不好意思在师傅面前开口,想到师傅既然这样说,一定有自己的办法,就看师傅如何抓鱼吧。

  师傅让开车的小赵将车开到公路旁的河岸边停了下来。天气不错,蓝天白云,风也不大。下了车,师傅从工具箱里取出了一把榔头掂着,领着我和小赵来到河边。我看了看,只见河的中间由于流水喘急没有结冰,其他地方还结着冰,仔细看那河水,水不深且清澈见底,根本看不到鱼的影子。师傅掂者榔头顺着河岸走着,只见他走走停停,不时用脚跺跺还冻得邦邦硬的河岸边的草墩,有时又俯下身子,用榔头砸开河里的冰,用手在草墩子下探摸。看来看去,我明白了,师傅是在找那隐藏在河岸边草墩下的鱼洞。终于,师傅在一处草墩子上停下了,继而趴在岸边,挽起了棉衣袖子,左手撑在岸边,右手探进了草墩下,少顷,一条半尺多长的鱼被师傅从草墩下拽了出来,扔在了身后。那鱼儿尖头黑背淡黄色的腹,圆而细长,一旦被甩上岸蹦跶不了几下就不动了,这也是天气冷的缘故吧。原来是这样抓鱼,我一下子也激动了,也不觉得天寒水冷了,师傅掏鱼我捡鱼,不一会儿已经有20多条了。可能是洞里的鱼掏完了,师傅从河边爬起了身。看到师傅的一双手被冰冷的河水浸冻得通红,我忙跑到车上,取来皮手套让师傅戴上。

  师傅又顺着河岸找鱼洞,当又发现一处时,师傅让我试试,我别提多高兴了。趴在岸边,将手探入水中,冰冷的河水刺得我不由一个激灵,摸索到了洞口,往里一掏,尽管挽起了袖子,河水还是浸湿了衣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站起身将右胳膊褪出衣袖,光膀子掏鱼。这次手伸入鱼洞后,说来也怪,也不觉得水冷了。手探入洞中,真正觉得到了鱼窝,手的周围全是鱼,而且这些鱼全部是尾外头里,只要捉住一条鱼尾往外一拽,一条鱼就出了洞。这样捉了七八条,觉得鱼身子滑溜不好捉,就让小赵给我右手戴上线手套,这一下就好多了,线手套把滑,手探入洞后,有时两个手指缝中可以各夹住一条鱼拽出。这样,一次一条两条的速度也快了。连着甩出20多条鱼后,洞里还有鱼,但洞也比较深,我只好把身子再往前倾,师傅一看担心了,忙让小赵用双手压着我的双腿,然后再让我掏鱼,直到手再也够不到鱼了,这才作罢。就这样,有的洞可以将鱼掏完,有的洞探不到底就能掏多少掏多少,打一抢换一个地方,小赵和我轮换着,没多长时间,掏的鱼约摸有30多公斤了。

  不知何时天又变了,纷纷扬扬飘起了雪花,师傅为我们担心,让我们赶快穿好棉衣,将鱼归拢用菜筐子装上,估计也有六十多公斤吧,三个人费了好大的劲才装上了车。

  小溪捕鱼

  1972年夏天,总段安排我们文艺宣传队上新藏公路沿线慰问养路职工和沿线军民。7月下旬的一天,宣传队来到位于冈底斯山南麓,玛旁雍错(“错”为藏语,汉语“湖”的意思)边的普兰县霍尔区慰问演出。演出结束天色还早,我们一行数人在普兰县中队一位干部的带领下,来到玛旁雍错边的草滩散步。七月末的时节,高原风光无限好。远眺,冈底斯山主峰冈仁波齐峰在夕阳里泛着金辉,玛旁雍错波光粼粼;近看,草滩水草肥美,其间溪流纵横,溪水清澈,又有叫不上名的小花点缀在绿草中,给人到了江南水乡的感觉。高天白云,湖光山色,令人心情怡然。

  县中队那位干部因事先回去了,我们在草滩散步。走着走着,走在前面的小张惊喜地叫道:“快看!鱼!”我们快步赶到小张站的地方一看,清清的溪水中正有一群鱼旁若无人地悠然游着。溪水大约三四十厘米深,小溪宽不足一米,往前一看,不远的地方还有一群,我们赶忙赶到前面看那群鱼,和刚看到的那群鱼差不多,人到了跟前好像对它们没有什么影响,依然缓缓地游着。再往前看,分明还有一群鱼在那溪流中。一群鱼多则十多条,少则八九条,每条大小都差不多,尺把长,可能在半公斤左右。

  同行的小孟捡起溪边的一块鸡蛋大小的卵石向鱼群砸去,嗨!一条鱼被击中翻起肚皮浮了上来,其余的鱼受到惊吓,一下子窜出去好远,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慢悠悠游了起来。有这等好事,我也试试。捡起一块卵石,不须认真瞄准,只要向那鱼群奋力砸去,往往就有收获。不一时,小王收获27条,小孟有19条,我也有21条入账。

  就在我们砸鱼的时候,队里的几位女同胞也没有闲着。她们中不知是谁在出来时带了一条麻袋,原来准备在草滩上铺坐,看到小溪中那一群群鱼,就有人将麻袋撑开往小溪中一栏,其余几位则泥块、卵石沿小溪赶鱼,一次十多二十多条,到后来一归拢竟不少,几个女同胞拖不动了,大声喊这边的男士过去帮忙,我们跑过去一看,好家伙,装了少半麻袋,收获真不错。


更多
关键词:新藏路新疆
[ 责任编辑:贾新杰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