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赋
2015年02月10日 中国高速网 余鲲 张毅
导读:千霜万雪,受尽寒折磨。赖是生来瘦硬,浑不怕,角吹彻。清绝,影也别。知心唯有月。元没有春风性情,如何共,海棠花说。

  (中国高速网 余鲲 张毅)千霜万雪,受尽寒折磨。赖是生来瘦硬,浑不怕,角吹彻。清绝,影也别。知心唯有月。元没有春风性情,如何共,海棠花说。
 

  突然想起那树梅花来。前几日雪最大的时候,去山里访友。一片苍茫里竟然有一树梅花,于是我我便呆立了半晌,许久不舍得离开。
 

  那枯枝在雪宇中立着,我眼中那梅花竟然活了起来,裂出玉一样的骨朵,放出香来,我就那么醉了!我晓得那是我自己梦魇般的错觉,脑子中却想起那句诗来“傲骨梅无仰面枝”。我是爱梅的,甚至骨子里有种挣不脱的痴恋!因者那梅的性情,挺直腰杆,低下头颅。
 

  骨子里硬啊,硬到霜压学欺我自凛然,要让清气贯彻乾坤。也难怪林和靖终生不仕与梅终老了。陆放翁高歌“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九死犹然不悔,于是在苍茫雪宇中开出一派精神!
 

  梅不美,没有争奇斗艳的牡丹的国色天香,没有一顷绿叶点点红蕊的芙蓉华贵。甚至不比菊花花朵大,不比兰花花朵香,连海棠也比不过去!可是,我是花呀!我要开!再冷的天,再大的雪我也要开。开的挺直腰杆,开的洒洒脱脱。哪怕一枝雪色,我也得开。挺直了腰杆的梅,在雪宇中凌寒独放,煞是精神。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骨气。
 

  然而,板桥说的没错“傲骨梅无仰面枝”梅花挺直腰杆,却低下头颅。默默的香,清甜。没有一点世俗的争夺。低下头,我,开我的。一片雪花的落下敲开一片花蕾,清清白白的开,与世无争。一任群芳妒!待得山花浪漫时,身退花丛,不争一分春色,会心的笑。
 

  记了句写梅的诗“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我说,不必。与桃花竟香争艳还是梅花么?无仰面之枝的梅花,低下头颅自开自花的梅花。
 

  含章殿下落在寿阳额上的梅花,低头,吻触了那娇羞的面庞,一低头时,洛阳竟效梅花妆。罗浮山下,那与绿衣童子相戏的梅娘子,低头,轻点了世俗的梦境,于是灵异的绿禽红梅的画面,烙如人目。
 

  爱梅呵!让人从骨子里的缠绵拔不出来。那挺直的腰杆,低下的头颅。
 

  傲骨梅无仰面枝。大哉!信夫!美焉!
 

  如此而已。


更多
[ 责任编辑:贾新杰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