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激情继续燃烧 五岳寨国际越野创赛记录
2017年08月08日 来源:五岳寨


  只有极少的赛事,会随着岁月流逝成为标志性的符号,越野圈的五岳寨定是其中之一。

  作为创赛元老,晏懿、李瑛、吴晓寒和我,虽然均已从原单位离职且目前属于不同公司,但当第五届赛期公布,他们三人即可表态,继续干,不让干不行。

  晏懿说:“今年我负责收容吧,从CP1开始收起。”他是RW首任主编,从2012年9月干到2017年初,确定了这本中国权威跑步杂志的里子和面子。五岳寨四年,他是赛制和赛道总设计师,比赛日凌晨两点带防火队装货上山,早已成为昏暗的碧水门前的一道风景。离职后创办北京毅道体育发展有限公司。



  李瑛问:“张老师,今年还让我站赛道边上行吗?我已习惯在五岳寨为跑者服务。”她是RW首任编辑部主任,从2012年9月干到2017年5月。五岳寨四年,她是团队里最苦最累的女性。目前已加盟跑步圣经。

  吴晓寒说:“我必须去拍。”她是RW首席摄影师,从2012年9月干到2017年6月。纪录下了四届以来“五岳寨”的一切。目前已入职壹季体能。她创立的新媒体“晓寒体”风靡跑步圈。

  他们跟我一样,五岳寨早就被组编进了生活循环。每年一次,药不能停。



  这项赛事的缘起,准确地说,是2013年4月,我跟晏懿商量,咱们整个越野赛吧,他说好啊。于是周末,我们开了一辆越野车,懵懵懂懂、稀里糊涂地向太行山进发,算是探路。我开车,车上坐着的正是上述三人。

  我在河北长大,太行东侧。从北京出发,沿京港澳高速南下,几个像样的城市,保定、石家庄、邢台和邯郸,向西直杵就是了。晏懿是湖南人,李瑛和晓寒北京人,对路径选择完全没有发言权,只管放心地呼呼大睡。

  四个小时后,我下意识地从石家庄出口出高速。然后走到哪儿算哪儿,沿着国道、省道、县道、乡道和村道,蜿蜒着一路向西。山越来越高,路越来越窄,一侧的悬崖越来越深。



  惊魂一瞥中,看到对岸山坡有几户人家,炊烟袅袅,要过去歇歇脚。桥是个陡坡,宽度刚能容下一辆车,还有深坑,几次猛踩油门,车吼叫着,趔趄着,车头高高扬起,看不到桥上情形。

  总算上来了,松一口气,熄火,开门。一伸脚,吓得灵魂出窍。原来,左侧是一条河沟,车轮已极边尽限,再偏一点点,后果不堪设想。

  事后追想,车停的那一刻,冥冥之中有一种声音在催促我,向右,向右。从那时起,我开始相信有神秘力这回事儿。

  我们虽然靠读书写字吃饭,但骨子里多少有点粗粝茫荡之气,也有点犯魔怔,遇险归遇险,还得继续向上爬。直到无路可走。车不能到的地方才适合越野。



  突然路就泥泞起来,应该山尖是刚下过一阵雨。连续几个陡坡并急转弯,车陷在泥坑中,不动了。四人下车,往山下看,不免胆寒。太行,你真是大山脉,大沟壑,大气象。不知不觉,我们已爬了这么高,站在“太行之巅”,它的险峻,一览无余。而车停之处,正是险要所在。

  前进不行,退吧。这路,这坡,这弯儿,我说我不敢。望望晏懿,他有本,他说不敢;再看看李瑛,她平时常开车的,也不敢。吴晓寒那时候还没本。

  我们想到了求救。手机没信号。山下离此最近的村,只有一户人家,路过时我们曾跟女主人攀谈几句,她老公一早出去放羊了。抬头向天,云缝中的天蓝得炫目。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绝望。



  不知过了多久。吴晓寒大喊,快听,好像有车来了。李瑛也说,真的,快听。我和晏懿没听到。

  真的有。天无绝人之路,马达声越来越清晰。不过当看到一辆长城皮卡冲上来,已是半小时后的事了。皮卡在我们约一公里的地方,停下来,车上下来两个人,向我们急匆匆走来,我也迫不及地地迎下去。

  我简单地说了下怎么回事。一个满手黑色油污、矫健精干的哥们问:“你开的什么车?”我说:“某某越野”。他皮笑肉不笑地轻哼了一声,那意思,这车你也敢开上来。我满脸窘态,恳请他帮我把车倒下来。

  原来,这条简易路,是当地村民为私开铁矿而修,平时只走拉矿石的拖拉机,而且一下雨,道路泥泞,司机们都自动休息。今天,碰巧铁矿的挖掘机坏了,这哥俩是机械修理工,专门从四十公里开外赶来。“山上没信号,怎么通知你们的?”我问。“捎信啊,昨天就坏了”。他简单地回答。

  我们的车被他小心翼翼缓缓倒下来。还没来得及说声谢,他们已开起那辆破旧的长城皮卡,沿着我们下来的路,一个猛子冲了上去,屁股上冒出一团团黑烟。几十年崇洋媚外的愤青生涯,在那一刻碾压于无形。

  一天之内遭遇两次险情,凭借灵异感应和邂逅人间大爱解围,我们需要调转方向,瞄准最近的一个景区使劲。最近的,就是五岳寨了。

  下面的事情异常顺利。我们先是爬上山看了看,多样植被、各种路况,还跟五台山和驼梁两个景区共享太行之巅驼峰,相当完美。当晚,我们借宿在景区外的一个农家院,我写了半页纸的报告,由大学同学孟宪国递交灵寿县委宣传部部长,后经县委书记和县长拍板定案。

  第一年,县里牵头的是宣传部,2014年开始,改由林业旅游局和五岳寨风景区管理处牵头。都是实干家,很多人成了朋友。我们这边,先是RW杂志独自办赛,后来OS杂志也加入,联手成就品牌。

  创办一项赛事不易,干到五届更难。这比赛,空有品牌,从未赚钱,这得感谢体坛传媒集团领导的忍耐和包容。



  人嘛,谁也会有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我们几个,只是想让激情继续燃烧。这算是情怀吧。

  谨以此献给五岳寨赛事所有的参与者、支持者。

  2017年9月23日,第五届,还是我们。五岳寨见。

  张路平(原体坛传媒《全体育》、《跑者世界》、《健康女性》出版人兼总编辑,五岳寨越野赛主要创办人之一,现任北京龙腾奥赛体育发展有限公司执行总裁)


[ 责任编辑:GS002 ]
最新资讯